对“35岁焦虑症”别放大也别放松

对“35岁焦虑症”别放大也别放松

自从过完34岁生日,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,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,“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”。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,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“35岁以下”,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。一旦迈进35岁门槛,不少人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,“35岁焦虑症”也随之而来。

“35岁焦虑症”的话题,算是旧事重提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被人拿出来议论一番。在一个“群体焦虑”的社会,放大焦虑感,的确容易引发共鸣,也容易收割流量。在现实社会里,35岁的确是一条“分水岭”,很多的消息都容易继续放大“35岁焦虑症”,比如2017年,有传言称华为裁掉35岁以上的“老员工”;今年,腾讯也传出劝退35岁“高龄”员工的消息……虽然这类传言大多并不能证实,但传递的信息和烘托的气氛,对迈入35岁门槛的人来说显然是不够友好的。

客观地说,对35岁上下的“中年人”来说,在职场上的确没有年轻人有优势,除了丰富的经验之外,在个人对工作的热情、学习上进的激情、个人的体能、家庭生活需要操心的事等方面,35岁的“中年人”都无法跟刚毕业的年轻人相提并论。这些现实,都必须正视。

“35岁焦虑症”的背后,其实也是35岁“中年人”的本领折旧,以及职场优胜劣汰的机制在发挥作用。如不少人所言,在现代社会,只有自己的业务和能力才是真正的“铁饭碗”。就此来说,“35岁焦虑症”的现实背后,也是很多人对工作的力不从心:上有老下有小,让35岁的“中年人”畏首畏尾,希望寻求稳定,不敢走出舒适区。故而,与其说35岁是一道门槛,不如说是试错和适应的窗口缩短了而已。

“没有危机感,就是你面临着的最大危机。”这样的话语,对35岁充满焦虑的“中年人”来说,就是超级适用的。同样的,也有35岁并不“焦虑”的人,他们用踏踏实实的努力和时时刻刻的学习来取长补短,解决“本领恐慌”,用行动与时间抗争,让每一秒都能“逝得其所”。若能如此,不仅能走出舒适区,更能化解与应对“35岁焦虑症”。毕竟,不是所有人都是“年少成名”,也有很多人是“大器晚成”:唐代诗人孟郊46岁考中进士;晚清康有为36岁才中举人,38岁才中进士……

马克思说,“时间实际上是人的积极存在,它不仅是人的生命的尺度,而且是人的发展的空间。”就此来说,对“35岁焦虑症”需要秉持“不放大也不放松”的态度,不放大焦虑,让自己心安;不放松学习,让自己乘风破浪。唯有如此,才能拓宽“人的发展的空间”,不至于因为年纪的增长而在时代洪流中落伍。(南朔)

责编:吴正丹